问答功能正式上线!欢迎提问!

埃及 来了后悔 不来更后悔的国家


从高空中俯瞰开罗,大街小巷,阡陌纵横,蜘蛛网一样的小径,四通八达的切割出自己的领地,每一块领地都神圣不可侵犯。而当你站在一条主干道的人行道上,公交车、出租车、私家车、小巴、以及各种驴车、马车,你追我赶,横冲直撞,那风驰电掣的阵势,总是能看傻我这样初来乍到的异乡人。刚来埃及时,面对着一条条坦坦荡荡、没有红绿灯、也没有斑马线的马路,我站在路的这一头,踟蹰又徘徊,不知道怎么走到路的那一头。

每一次下定决心要在一个短暂又不可预期的间隔迈出脚步的时候,一辆呼啸而过的破车就会扬我一脸的黄沙。

互相缠绕又连接的街巷,好像开罗的血脉,无处不在。而一辆辆大小、速度、体积、价格各不相同的车,就是一条条血管中分工明确的细胞,为开罗注入活力,带来养分。但是有时候,它们又是疾病和瘫痪的源头。

今天,鉴于精力不济,我不能雨露均沾,畅谈开罗街头每一种类型的交通工具。经过毫不艰难的选择,我决定要把这份独特的恩宠赐给”出租车”这个磨人的小妖精。见识过了太近不拉、太远不拉、下雨不拉、行李太多不拉的国内出租车,我以为自己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类了,但是遇到演技爆棚、毛手毛脚、赌咒耍赖的开罗出租车司机,我的人生观又一次得到了我根本不想要的更新。

甫一到埃及,两个老乡来机场接我。我们打的回住处,行至中途,司机忽然拐了一个神奇的弯,把我们带到了茫茫大漠远离人烟的地方,坐在前座的老乡一看情况不对,立马质问他为什么绕远路。

接下来的一幕,令初来乍到的我目瞪口呆。

司机大叔气的脸色大变,连声高呼“万物非主,唯有真主”。跟我们赌咒发誓他没有绕远路,他不停的猛拍自己的头,力度之大,吓得我担心他是不是犯病了,拍头似乎不足以彰显他的决心,他用钳子般的大手狂拍方向盘,可怜的方向盘几乎要四分五裂了,说我们污蔑他。

一串串晶莹剔透的唾沫星子在阳光下划出布朗运动一样的弧线,我恍然以为自己在一个梦境中。

在大叔精彩绝伦的表演之后,我们吓得不敢再和他争执。实际的情况是,同样的起点和终点,去机场的时候 18 块,回来的时候 78 块。

后来才知道,埃及人赌咒发誓,已经成为居家旅行必备之技能。尤其面对我们这群像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来一茬的外国人,这是他们兜售不公的最佳说辞。他们会用信誓旦旦的言辞,包装谎言与愚行,以及各种欺诈与不公。(对赌咒发誓的印象实在给了我巨大的冲击力,所以我去年动笔写开罗的时候,脑海里蹦出来的题目就叫《开罗是一座人人都爱拿安拉发誓的城市,但是并不意味着他们说的话更加可信》)

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已经套路用老,不新鲜了。虽然我已经见怪不怪,但是还是挺怕遇到这种演技型的出租车司机。有一次,我打的去已经去过十万八千遍的爱资哈尔清真寺,熟料司机刻意绕远路,我生气的拿出手机地图告诉他走错了,他捶胸顿足,说他作为一个开罗人,每个大街小巷他都了然于胸。他好心帮我避开了一条严重堵塞的道路,只为了帮我尽快到达目的地。

我说:你不用好心,我不需要。

司机一下子炸了,额头上青筋暴起,他用双手死死掐着自己的脖子,说我令他窒息了。然后不由分说的把我赶下了出租车,站在 38 度的高温下,怒火中烧的我差一点中暑,汗流浃背的走在一条陌生的街上,鼻孔里呼呼的喷着气,又气到不想再打出租车,但走到第一个路口的时候还是打出租车了。因为天太热而终点太远。

你们以为这就是他们演技的巅峰吗?那你们就 too young too naive 了。

我刚来埃及不久,语言上磕磕碰碰,对一切充满新鲜感,走在路上都要探头探脑的东张西望,我们这种人,简直就是出租车司机眼中嗷嗷待宰的羔羊。

那次的出租车司机,瘦骨嶙峋,身上穿着一件褐色的大袍,双眼木讷无神,看起来是绝对不会坑我的样子。我看司机人很好,心里又抱着锻炼口语的目的,就开始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一切都那么正常,直到我把 50 块钱给他以后,他开始抱怨革命暴动导致物价上涨,又说他老婆病危,医药费昂贵,说着说着,哭了起来,哭的稀里哗啦,那一刻我简直就是圣母本人,圣母心泛滥成灾,我好心的安慰大叔,一切困难都是暂时的,还引用了古兰经,说艰难伴随着容易。然后在他慢吞吞去给我找零的时候,大手一挥,说零钱你留着吧。

我神清气爽的走下车,好像自己用 50 块钱就无意间拯救了一个岌岌可危的家庭。后来实在忍不住炫耀的心理,轻描淡写的和一群老乡提起自己的善行,坐等他们送上美好的夸赞,结果好几个老江湖笑嘻嘻的告诉我,同样的情节,他们都经历过。

我恨不得用自己瘦骨如柴的双手在地上挖一个大坑把自己埋了,哎,圣训教导我们,右手干过的善行,别让左手知道。我怎么就不听圣人言呢。活该自取其辱。

我强烈怀疑开罗每一个出租车司机上岗前都专门学习过康斯坦丁·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演员的自我修养》,演技比什么面瘫小鲜肉高到不知道哪儿去了。

大概是与各位演技派过招的次数太多,连我自己都变成一个戏精。有次打车去七区,谈拢了 30 埃镑的价格,其实打表只要 20 块,但是那天周五,车特别少,我也没计较那么多。到目的地,我给司机 50 埃镑,结果他只给我找了 10 埃镑。他说:你知道吗?我有九个孩子,汽油和白糖都涨价了,我孩子们都喝不上了一口红茶了,所以,我不应该把零钱退给你。

深呼吸,一、二、三。

我用了十秒钟进入状态,开启对骂模式。司机搬出必杀技:可我没零钱。我说我不管,反正我要我的钱。不给钱不下车。司机说你不下车拉到,我把车开走了。然后真的就开车了……


车 

我说你有本事你开,我见到警察就举报你。然后我把车窗摇下来,大喊:强盗!强盗!强盗!

大概是我的演技太出众了吧,司机把车停下来,说他真的没零钱,而且汽油和白糖真的涨价了。我实在是演不下去了,只好边骂边下车,狠狠的摔了车门,扬长而去,满腹辛酸,不足为外人道也。
2
当你在埃及版的谷歌浏览器输入“出租车”,弹出来的关键词是“出租车 杀人”“出租车 强奸” “出租车 偷窃”。

杀人、强奸是过于骇人听闻的字眼,但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但是性骚扰,绝对是所有人都感同身受的经历。而出租车这样私密的空间,给了很多咸猪手蠢蠢欲动的借口,要么动手,要么动嘴。

据英国一家机构监测,99%的女性在埃及,都遭受过性骚扰。街头可谓是性骚扰的重灾区,我在公交车上目睹过很多起性骚扰事件,但由于没有直接证据,很多时候都不了了之。而且埃及男性很喜欢对外国女性下手,原因不言自明。

有个叫 Fawzi 的女商业家,在埃及一个知名节目上推出了“粉红出租车”这个概念,粉红出租车专供女性,内置摄像头和行车仪,司机清一色全是女性。乘客也必须是女性,该出租车需要提前预约,乘客需要提供身份证照片才有资格预约。该出租车起步价是 35 埃镑,对比普通出租车的 3 埃镑起步价,真应了 Fawzi 对“粉红出租车”的介绍:这不仅仅是出租车,更是一项豪华专车服务。至少在我们的车里,你可以不用担心性骚扰,甚至还可以小憩,而这些是普通出租车不能给你的。

然而粉红出租车的尴尬在于,有钱阶级的女性都有自己的车或者自己的司机,沙特刚刚才允许女性持有驾照,但是在开罗,女司机的数量真的非常可观。而中产阶级的女性,有几个人会乘坐起步价 35 块的出租车呢?尤其是满大街都是 3 块钱的出租车而中产阶级每个月的工资只有 1000 块的时候。

反正到目前为止,我在开罗街头没有看见过这种粉红出租车。

(只闻其名未见其实的粉红出租车)
因为害怕遭遇到咸猪手,所以很多女孩子在开罗,一个人根本不敢打车。即使你坐在后座,也免不了遭到言语上的骚扰,轻一点的可能会说:我想把你娶回家,跟你生孩子。至于无耻下流的对话,各位读者可以尽情发挥想象力。

我听说过的尺度最大的经历是埃及鳗鱼花园旅行社的社长发在朋友圈里的,她说司机竟然在开车载她的时候打飞机…(那画面太美我不敢想)

很多男性不要以为埃及司机的性骚扰只针对女性,看到外国男性,一时兽性大发的司机也会把魔爪伸过来。尤其是那种初来乍到、语言不通、满脸懵逼的新鲜人。有一件事发生在我刚来埃及不久,有一次和司机谈天说地,相谈甚欢呢,谈着谈着,司机问我多大了,结婚了没?(他们真的很爱问这个问题)。然后就手放在我的膝盖上,一寸一寸的往上移,我刷的拉下脸,让他停车,甩给他五块钱就走了。

在开罗街头,男性手挽手,或者手拉手,彼此亲吻脸颊的行为十分常见,所以刚开始司机把手放在我膝盖上的时候,我真的没有多想,但是当他的魔爪越来越往上的时候,我头脑短路一分钟,然后意识到这就是性骚扰啊。

那时候年轻,又初来乍到,不会吵,也不敢吵,害怕他狗急跳墙,只能哑巴吃黄连,把这件事藏了三年,谁都不敢说。

那件事导致的后果是,很长时间,如果是一个人,我根本不愿意打的,除非迫不得已。但是有时有急事,不得不打的,我都尽量坐在后排,但是坐在后排的弊端是,司机会伸出他的暗之黑手,在计价器上动手脚或者在你稍不留神的时候绕远路。

3

有个周五,我和室友在爱资哈尔清真寺做完聚礼,有朋友请客吃饭,我们就打的了。结果,车刚从清真寺门口走到胡塞因医院(大概三四百米的路程),计价器已经从起步价 3 埃镑跳到 5 埃镑了,在埃及生活了十年的室友怒了,拿出专业八级的埃及方言,一顿狂风暴雨般的语言子弹弹无虚发的射向了那个心怀不轨的司机,室友咒他们死了都下地狱。

可恶的司机没想到自己反惹一身骚,吓得赶紧关掉了计价器,连连求饶,说把我们送到目的地,我们给多少都行。等室友平息了怒气之后,无良司机透露了一个公开的秘密,他说计价器有两种,一种是正常的计价器,一种是游客专属。他不知道我们是学生,还以为我们是游客。

当你坐在后排的时候,计价器在很多情况下,闪耀、跳跃到能让你闭着眼不敢看。当你跟司机说计价器不正常的时候,没有一个司机会承认他们的计价器有问题。这个时候请勇敢的下车吧,但是最尴尬的经历在于,你拦下来的第二辆出租车,计价器可能同样不正常。

在开罗,乘出租车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上车前让司机打表,一种是上车前谈拢价格。但是两种方式都需要你有足够 的零钱,因为开罗出租车司机最善用的必杀技就是“对不起,没有零钱。”

当他瞪着并不无辜的双眼并不真诚的跟你说他没有零钱的时候,你只会责备自己怎么可以没有零钱还打的呢,怎么能故意给人家制造困难呢?怎么能如此不通情达理呢?

有一次和问琴约在香格里拉吃饭,进来的时候他气呼呼的,连呼遭遇了二十年未睹之怪状。等他坐定,向我们娓娓道来,原来,问琴打的到餐厅,计价器是十块钱。问琴给了司机 50 埃镑等着找零,给了钱之后忙着玩手机。结果一回头,司机手里捏着一张 5 埃镑说:你还差我 5 块呢,你只给了我 5 块。问琴说你把钱匣子打开,我明明给了 50 块。司机应声打开,里面当真没有一张 50 块钱的纸币。但是问琴十分确定他付了 50 埃镑,因为那天他刚换了钱,换的钱全是 50 埃镑面值的,兜里只有 50 块面值的埃镑。

据问琴本人说,他气的发抖,都快扬起拳头揍那个老头。但终究是没下的去手,只好恹恹的下车。就在问琴给了钱之后玩手机的空档,司机在他眼皮子底下使了一招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天换日。这件事告诉我们,坐出租车付钱的时候请打起十二万分的注意,不要玩手机。

4

作为一个网不红,我还是时刻以传播正能量为己任的。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让这个世界充满爱与和平。(我真的这么想)

虽然遇到过很多奇葩的司机,但也遇到过很不错、很有趣的司机。其中一个司机得知我 24 岁还未结婚时,非要把他女儿嫁给我,还让我加他女儿的脸书。而有一些司机,得知我是一个学生的时候,坚决不收我的钱,还鼓励我好好学习,传播阿拉伯文化。(这种情况在斋月里发生的比较多,但我最终还是给钱了的,因为我不知道他们是客套呢,还是来真的,不过我情愿相信他们是真心实意的,有人在遇到这种情况时真的就没给钱然后下车的吗?我挺好奇。)

最奇特的一次,我从书店买书回来,司机看到我的书,问我学没学过大诗人艾哈迈德·绍基的诗歌,我说还没有。他就开始朗朗背诵一首长诗,虽然听不懂他嘴中脱口而出的句子,但是当夕阳的光芒打在他侧脸,铿锵清晰的阿拉伯语,展示出悦耳的音乐性和令人过耳不忘的质地。

“孩子,不学诗歌,你永远都不懂阿拉伯人。”那一刻的司机,胜过我在学校里遇到的所有老师。

“先生,你应该不仅仅是个出租车司机吧?”

“我还是一所高中的语文老师,出租车司机是我的第二职业。”

果然不出我所料,由于经济不景气,在开罗,很多男人都身兼数职才能养家糊口(毕竟大多数女人都是不工作的)。我室友有一次牙疼,去医院拔牙,结果给他拔牙的居然是他在学校的老师。

温暖的经历屈指可数,但是它们的存在,使我不至于对人性全盘绝望。需要指出的是,上述所有的经历都发生在开罗地区。我的同学们之前在伊斯梅利亚市交换学习,他们说那里民风纯朴,他们在超市买的被子落在后备箱忘记拿,司机还给送回来,这在开罗不可想象,我搬家的时候,电风扇放在后备箱忘记拿,然后就永远的失去了那个电风扇。我之前在马特鲁的游记中也写到过,虽然马特鲁的出租车也不打表,但是不会漫天要价。所以是开罗的风气不行,旅游城市霍尔歌达的出租车也是拒绝打表,需要你自己提前和司机商量好价格。如果不知道出多少价格合适,有专门的网站,也可以用 uber 帮你确定价格。


本作品采用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及作者:埃及 来了后悔 不来更后悔的国家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