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功能正式上线!欢迎提问!
我们继续复制粘贴

我们继续复制粘贴

这两天周围的人除了跳一跳就是冲顶大会等各类直播答题。这些 app 的传播速度完全诠释了互联网的威力——不仅仅是网速快,更是线上线下的互动,言传身教,各种分享。这两天活动直播答题不仅仅是往常的 O2O 式的线上线下,更是线上线下的融合,网上也有很多提论现在已经是 OMO(Online Merging Online)。 最近火爆的直播答题 app 有点像是“幸运 52”,“开心辞典”的互联网版;也有点像微信电视摇一摇的手机版(把电视直接装到了手机里)。但昨天晚上看的各种资讯告诉我,最像的是美国爆红的直播答题应用 HQ。 (冲顶大会 | HQ trivia)……

putaopeng.com新域名来啦!以后这里就是葡萄棚了

putaopeng.com新域名来啦!以后这里就是葡萄棚了

葡萄的由来是和橙子开始的,以前没有葡萄,只有“蒲同”。后来差不多高中的时候硬生生地造出了“Putown”这个词,但最近才发现,这两个词在中英文的搜索引擎中并不友好。而在 17 年暑假,遇到橙子以后,他们把“putown”硬生生地说成了“葡萄”。从那时开始也就慢慢接受了自己成为葡萄的现实。回到学校,虽然没有人再叫自己葡萄,但这个词缺一直在我脑海中徘徊。可以说是满脑子的葡萄。但关于葡萄的域名实在太火,不仅仅是葡萄,什么红葡萄,紫葡萄,甚至黑葡萄,葡萄架,葡萄园全被注册了。只有这个“葡萄棚”面临过期。想着这个“棚”也可以硬生生地理解为“家”,至少是葡萄的家。于是几乎天天……

Putown CRM完成

Putown CRM完成

经过近两个月的捣鼓,利用课余时间,在 thinkphp 和 B-JUI 框架的基础上,借鉴了其他开源 CRM 系统,做了个针对小微教育培训机构的 CRM 系统——Putown CRM,同时还配以详细的说明书。鉴于稳定性,暂不公开发布,如有需要请联系。 ……

WordPress站点主题、插件汉化及其他

WordPress站点主题、插件汉化及其他

这两天对网站进行了汉化,解决了一些之前没解决的问题。 对于有语言包的程序来说,用 poedit 是极其方便的,但遗憾的是我用的主题只有空的 languages 文件夹。所以只好改 php 模板。基础的 single,function 等页面在之前就已经翻译好了,问题就是哪些不常出现,但又不可避免的地方的汉化。根据主题不同,那些隐藏英文的文件也不尽相同。这些文件可以在 single,page 等文件里找影子,基本要改哪里,就找这些引用的文件改就行。 当真正吃透主题的文章页后,可以做很多有趣的事情。就像圣诞节来了,给所有的标题加个圣诞帽👒,在作者的头像……

让百度更快地收录你的网站

让百度更快地收录你的网站

今天不讲大的 SEO,也不介绍 wordpress 各种强大的收录插件,就以 wp 为例,说下如何在百度上能找到自己博客和博客文章。 找到主题的 header.php 文件,在这一行<meta name=”keywords”  content=”###” /><meta name=”description”  content=”***”/>的“###”处填写网站关键词,在“***”处填写网站描述。 在 http://ziyuan.baidu.c……

关于志愿者

关于志愿者

   还描绘着在赛场上穿行,汗流浃背的样子,却接到未被录用的消息,多少有些失落,没多少理由,面试也那么顺利。直到今天,在青少年宫一上午的培训后,才发现之前参加的反扒之类的志愿活动是广义上的,顶多算是体验生活,完全不是服务型的,更谈不上什么精神追求。想到之前无论是申请表上填写的动机亦或面试时的回答,无不流露出无阅历的孩子对社会事物的好奇。就如同郑立国老师在面试时说的:“这份好奇很重要”,现在想来应该还有下半句,省运会这样的赛事是要有能力,有经验去服务他人的,不是说捡捡几个球,擦擦地板,鼓鼓掌就完事的。    如今,被邀请参加暑期公益夏令营,短短的半天培训,也让我是初……

到“手机”那儿偷点东西来

到“手机”那儿偷点东西来

今天,在搜集新闻源代码的时候发现各“小网站”完全是把用户体验放到了第二位之后,漫天的广告(笔者电脑跑得慢,也就没装什么“去广告”插件)。又打开百度——没有了 Google 的正面竞争,又“恰逢”世界杯,度娘的脸让喜欢简洁的我没了欲望。    呆呆地看了一阵子,默默地在×上点了一下。试探性的输入 m.baidu.com,立马就弹出了那张熟悉的旧脸: 为什么度娘要准备两张脸?因为她要在两个不同的地方打拼——电脑屏幕大,绝大部分用户都不缺钱(不限流量),所以就把能用的化妆品,首饰全用上了;而手机端屏幕小,大部分用户都有限定流量,为了吸引这些人,她也就不摆阔了。   ……

让“老建筑”依然有尊严地活着

让“老建筑”依然有尊严地活着

不久前,在《南方周末》上看到一篇短文:《惋惜广西大学的绿地》,作者是广西大学大三学生黎柳茜。读罢文章,心里很不是滋味。不清楚当年建春外(当时是春晖初中部)是怎样一番场景,但,当抬起头看窗外,也就不难想象——树,被断根,被截肢;草,连哭泣的自由也不再。这里,小小的气象站只剩下一小块地基,连篱笆也不见了。不知道那几棵顽固的垂柳是否会像“仰山楼”前的一样——只剩下水泥汀下一段桩。应该是这样罢,毕竟这些还要年轻些。往年,到了这个时节,那半段树桩便会抽枝,会发芽,今年,完全枯死了,不知是因为悲伤还是孤独。    “三分春色,一分愁”,那是诗人的,或许是我太过伤感,又或许是我……

1314的雪

1314的雪

2013年1月3日是Leo的大喜之日,但却没给我们寝室来多少喜事。晚上突然断电,电来了想开空调,才发现遥控器不见了。于是,倚着冰冷的柜门,默默地爬回被窝。墙和床依然震得厉害,却没有一点暖意。吵,冷。 由于没睡好吧,4号一醒来便是六点多了。二十多分的时候想冲到欣欣买点直接到教室,哪知道那地实在是不容许我跑了。可想而知,还没杀出风荷苑,铃声就开始响起。那种腿欲奔之而不能行的感觉真是憋得慌。无奈的雪,她早到了,我却迟到了。 教室是暖和的,而且墙也不震,三两口,早饭下肚,眼皮已经不自觉地开始合上,英语早读,Leo还在那欢天喜地呢!所以大家从口里蹦出来的没几个是英语,何况声……